带鱼鱼鱼√

深陷松沼中
最喜欢choro的速度推,
米英双厨!超喜欢夜日!!
有洁癖也没有洁癖
第一个是生理第二个是心理x

严重的懒癌患者。_。

【速度松】麦田(五)

这里是带鱼!
想看前面故事的人麻烦戳头像qvq,一直是手机码字所以不方便链接orz

【废话见后记w】
注意事项:

*oso→←choro

*国王oso x 刺客choro

*称呼日文注意


正文见下
——————————————————

“到时间了,出发了咯チョロ松——”おそ松觉得就像是在拿什么好吃的东西引诱小动物现身一样,只不过并没有什么食物。拿了,也会被他自己先忍不住吃掉。并且チョロ松这个引诱的对象也不是小动物。

啊,这个形容被チョロ松听见了绝对会生气。おそ松想象了一下チョロ松微红着脸的样子,觉得说出来也不错。

等了大概两三秒,おそ松就用国王配备的万能钥匙无视隐私问题打开了チョロ松房间的门。

丝毫不记得两个月前的教训——打开门就听到了チョロ松不均匀的喘息声。紧接着就看到チョロ松被快感侵袭而通红的脸……

顺带一提之后チョロ松的腰痛了一周。

“咯什么咯啊?我正在忙呢。”チョロ松没有回头的说完这句话,扭脸正想吐槽おそ松的礼节问题,却突然没了声音。

チョロ松的眼中,映出的一部分おそ松很不寻常。おそ松像是尽全力把自己的头发梳得服服帖帖,(除了两根呆毛)连领结都打到了最紧。衬衫是チョロ松几日前给他熨平整的,看来这几天都好好收好了。在往上往下就再也不能看到什么了。

因为おそ松的头就在自己脸边。谁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凑过来的。

おそ松的表情淡然,看得清又看不清。简直想让チョロ松呆呆的问一句“你是谁?”这样不同寻常的おそ松强行反应在了自己的大脑皮层。两个人的距离实在是无法表达,チョロ松甚至能感受到おそ松温暖的鼻息轻轻抚在自己的脸颊上。

チョロ松很敏感的红了耳朵。但是おそ松眼中却不是チョロ松。这让チョロ松心里微微的不爽。おそ松的视线越过了チョロ松,直直的投到一幅画上。

这幅画就是チョロ松忙的事情。

画布上是大片的麦田,但很明显的没有完成,只有那大片的金黄,暂时细细的勾勒出了麦杆,没有进一步的描绘了。

因为这幅画有待完善,所以チョロ松左手拿着调色盘,右手握着画笔。

おそ松看了看画,又看了看耳朵通红的チョロ松,恶作剧般的把嘴唇更向チョロ松的耳朵的方向凑近了,话里带着笑意:“没想到チョロ松さん还有这种爱好啊,改天给我画一张吧?”

“不,我只是画着玩玩……”チョロ松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体往左边挪,想要快点逃出おそ松强加的暧昧,但是おそ松却一把拦住チョロ松的腰,用双臂把チョロ松紧紧箍在怀里,好像在害怕失去什么一样。

“喂……”稍微有点疼啊。

おそ松沉默着,把下巴搁在チョロ松的肩膀上,只是吸了口气。

チョロ松没有回头:“多大了?还趴在别人身上撒娇?”

“我才19哦,而且チョロ松不是别人。”

おそ松以不讲理的口气阻止了チョロ松无力的挣扎。チョロ松无奈的笑笑,本来放在おそ松胳膊上想要推下他的手也滑了下来。

滑下,提起。

细长的针尖闪烁着寒光。チョロ松用好像可以冲破一切的速度拿着针管刺向国王。

毕竟还是无法忽视面前的粗略的麦田,轻声的在耳边呢喃——杀了他,杀了国王,杀了おそ松。

这只是在无数次的暗杀中,轮回的岁月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チョロ松知道,不会成功,但这也算是例行公事。

“……!”

还剩5毫米,就能扎到おそ松的皮肤。但是手却无法再前进。

手腕被人抓住了。

除了おそ松还有谁啊。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嗯——是麻醉剂还是肌肉松弛剂?”おそ松轻轻从チョロ松手里抽出针管,端详着里面晶莹剔透的液体。

“麻醉剂。”

“谁派你来的?”饶有兴趣的口气。

“……没”

下一个字还没有引起声带的震动,おそ松就一把抱住チョロ松,捧着他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

持续了很长时间。チョロ松的大脑却一直一片空白。チョロ松的身体却一直在不停颤抖。

おそ松轻轻离开他的唇瓣。

“小时候就感觉到了,チョロ松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呢。

那是麦子的香味吗,刺客先生?”




——————————————
后记:
这里是带鱼!

不是理由的理由:最近。。学校很忙。。事——超多

【土下座】
感谢看完了略显短小的第五章!
啊没写舞会。。orz
下次会写的qwq

那么!

おそ松殿下终于揭露了チョロちゃん的真实身份!下集事态会如何发展!

是チョロちゃん的恼羞成怒夺门而逃!
还是おそ松殿下独占欲爆发直接推倒!
x

总之,
期待下次的见面!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