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鱼鱼鱼√

深陷松沼中
最喜欢choro的速度推,
米英双厨!超喜欢夜日!!
有洁癖也没有洁癖
第一个是生理第二个是心理x

严重的懒癌患者。_。

【速度松】麦田(四)

这里是带鱼!
想看前几章的人麻烦戳头像,手机码字不方便弄链接。推荐还是看一下之前的,不然可能不太好理解剧情qvq

【顺便动作戏难写到哭】

注意事项:

*国王oso→←choro

*称呼日文注意

*过去捏造

*本篇有极其微小的东乡チョロ出现(亲情向)

【废话见后记w】

正文见下
——————————————————

现在是晚上。基本上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但就是在这样一个黑暗并且略带诡异气息的夜晚,チョロ松要尝试杀死东乡。

这是东乡命令的。他无视掉幼小的チョロ松脸上复杂的神情,深深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边吐出呛人的灰白色烟雾一边说:“你要是能杀掉我也算出师了。杀掉おそ松那家伙应该也不成问题了。还有,你小子其实——

也挺想杀掉我吧。”

毕竟杀掉我你就获得解脱了。

这点我还是明白的啊,小鬼。你其他方面倒还好,但是就是眼神里的感情不会隐藏。只是给你个机会而已,一个可以让你宣泄内心的小小机会,让你试着发出全力。

“杀不死我的话也罢。”

腹部被狠狠踹了一脚,简直要吐出来了。

チョロ松的双手捂住腹部,真希望自己有什么治愈的魔法。其实本来チョロ松也并没有这么脆弱,但是东乡踹的实在是太用力的了。

他真的没有留任何情面。抬起头看着罪魁祸首,东乡却不以为然,甚至从旁边的麦地中随手拽了一根长长的稻杆咬在嘴里。稻杆甚至被东乡尖利的牙齿咬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这个人强的太可怕了。

チョロ松干呕了几下,便停下来。肚子里空空的,并没有什么可以吐出来的东西,但是仍然堵的难受。

朝着离自己没有几米的东乡全力冲刺过去,チョロ松不会也没有像中二又白痴的少年漫画主角一样发出奇怪的大喊,即使是正面突击他也不需要那多余的气势。

他心里是知道的,他杀不死东乡。这并不是多么碍于情面的事情,而是因为东乡太强了。

更何况自己的招式只有那么两种:一种是来源于东乡,一种是来源于他自己偷偷跑去王宫侦查おそ松时学到的剑法。

东乡怎么可能不会破解自己的招数啊。

获胜无望。

“东乡さん,”路就剩一条,“明天再打吧。”

チョロ松轻手轻脚的爬到灌木丛里小小的身躯,躲过了唯一两个士兵的目光。盯着おそ松殿下。

おそ松一反往常的嬉皮笑脸,认真的盯着手里的剑,好像正在在这把剑上倾注什么一样。那是一把制作精良的西洋剑,凌厉美丽到让チョロ松想要把自己那粗制滥造的小刀直接扔掉。它在おそ松手上也是那么的理所当然的气质相符。就好像太阳一定从东边升起一样正常。

可恶的皇室!

チョロ松内心的想法终于和东乡有点重合。

深呼吸一口气,左脚微微向后挪了挪,持剑的右手的手肘像身体的后上方提起。

“呼。”转瞬之间冲刺,使得风也跟着作响。以左脚为全身支点,急转身大概有一百八十度,仿佛是剑在带着手向正前方冲刺一样,寒峰直指,银光前闪。

完成这一切一系列的动作大概也就十秒左右,おそ松却移动了将近五十米,刚刚左脚的急刹甚至要在地面上磨出耀眼的火花。

チョロ松本就不是很大的瞳仁进一步收缩——这就是おそ松殿下,他的对手。

耳边,沙沙声在喧嚣。

一颗颗麦粒在薄壳的包裹下自由而肆意的碰撞。每根稻草直接的缝隙很小,从根茎开始,一直紧挨,直到麦穗交错。

从一开始,就不曾分离。

“おそ松殿下,已经七点了!快起床啊!”チョロ松无奈的拖长了声音,呼喊着那个小学生心智的国王。

国王殿下就懒懒散散的瘫倒在床上,身体在柔软的床垫和薄薄的床单上不经意间绘出褶皱,听见是チョロ松的声音反而更加想和床之女神进一步友好接触了。

“嗯……马上起”,半眯着眼看着对方,自觉不妙,赶紧转移话题,“话说チョロ松,穿的这么严谨的话,我反而会更想把你脱个干净呢。”

“笨蛋!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吗?你这家伙脑子里都装的什么东西啊?”

“嘿嘿,装的当然是你啦,チ·ョ·ロ·ま·つ☆”

チョロ松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发红发热到可以发出“滋滋”的烤熟了的声音了。

这家伙……“有时间说这种不知羞耻的话你还不如快点起来啊。今天还有很多事情呢。再不起来我就把十四松殿下叫来给你 卍字固定哦。 ”

“啊——比起让十四来还不如你来呢。这样吧,如果チョロ松能把我从床上抓下去,我就起来。”

“……别开玩笑了,おそ松殿下。”口中这么说着,チョロ松却真的要去抓了。他一边用着平常的语气一边伸出手——

怎么可能抓得到啊。如果说チョロ松战斗的有利条件是速度的话,おそ松最有利的条件就是敏捷灵活。

他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为人处事和战斗都是这样,总可以轻而易举的躲过危机,奇迹般的受到幸运女神的青睐,因此从政的时候也能回避不利,同时把自己的野心表现到极致,又让对方无法反驳和抵抗,死死挣扎还是在劫难逃。

“好啦好啦不闹了。”おそ松闭上眼,纵身一跃跳下床。

“……别在床上乱跳。”

“咳,那么开始汇报今日的行程:一,会见东边财主嫌味与其关于国家经济发展进行商讨。二,会见大裤衩博士。三……你有在听吗?!”

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看了看头上爆出大大井字的チョロ松,おそ松极其敷衍了事:“在听在听。”

睡得都流口水的人再说什么胡话呢!

强压心中的怒火,チョロ松拿纸一脸嫌弃地擦掉おそ脸颊上的唾液:“……三,晚上的舞会。”

这家伙太闲了吧,还有心情办什么舞会。看来还是政务太少!导致这个国家都懒懒散散的提不起劲。 还好有着诸位大臣的帮忙,也不至于让おそ松被冠上“昏君”的称号。

看着又趴在桌上睡着了的おそ松,チョロ松恨不得一个毒刃飞过去。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但是天知道怎么回事,当银刃飞向おそ松那均匀呼吸的脸时,おそ松就像睡觉不安分的小孩一样,皱着眉头嘟着嘴,轻轻的往左边挪了挪。刀刃就蹭了过去,就削掉おそ松的三根头发。

又失败了。

チョロ松自己认为,他是个没用的人。

杀不了东乡,无法杀死おそ松。

在这十来年的岁月里,チョロ松一次又一次的暗杀,都被おそ松一次又一次躲过了。

在这十来年的岁月里,チョロ松陷进去了。这份感情更加清晰:チョロ松喜欢おそ松。同时更加可怕的是,おそ松也喜欢チョロ松。

一国之君和小小侍从。
皇室贵族和街头平民。

暗杀对象和贴身杀手。

这么长的岁月,チョロ松一直注视着おそ松。他一度认为这感情是不被允许的。自己不能允许,东乡不能允许,世界不能允许,但是这感情,

おそ松允许了。

他笑着告诉チョロ松

这感情不是泥潭,硬说的话是田地。

感情的种子小小的萌发,总会有人发现并给予其细心的照料,就算没有人关注它也会生长,生长的一天比一天高,一天比一天壮大。总会有那么一天,壮大到让人无法隐藏下去,更不能把它们凭空斩除。这时候要做的事只有一件——

等待。

不管是好是坏,只能等待。等待的那段时间内,你可以不管不顾,也可以浇水施肥。总有一天,会迎接收获。

“……我怎么会舍得让我可爱的チョロ松等我那么久呢?”

——————————————————
后记:
欢迎光临作者带鱼的废话!
这篇的动作。难写。
最后为了点题又开始扯麦子了【难过
……意识流??
总而言之【土下座】
想写出一个很苏的长男然而失败了qaq
不过下篇就是舞会啦!
可能有r16嗯!
话说舞会的话。

又要苏又有动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疯x

好的!这里是崩溃的带鱼qvq!
期待下次的见面!

【话说真的没人去看看3.5的浴室肉??】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