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鱼鱼鱼√

深陷松沼中
最喜欢choro的速度推,
米英双厨!超喜欢夜日!!
有洁癖也没有洁癖
第一个是生理第二个是心理x

严重的懒癌患者。_。

【速度松】麦子和你我的距离(不,为啥写麦子?)

这里是透明的带鱼!
我又出来啦←从期中考试的沼泽里说着

这次是速度了!唔哦哦哦哦哦哦——!
【内心攥拳】其实我是那种越喜欢什么就越不敢碰的人。。【单恋战士x】

不说了qvq

*oso→←choro

*设定是: 国王oso x 密之choro!

*【也挺想写国王和执事但是我。。暂时不好意思写r18(国王执事不写18x有点......】

*用了日文!



正文————————

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衫好像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相当大的面积,因而チヨロ松本能的感到难受。有什么东西紧紧的贴在背后的时候,总会让チヨロ松感到不爽。

因为チヨロ松觉得自己还是算是个比较自由的人,在有些中二和暴君的时期时,他不想要依靠别人,也不想让别人依靠自己。

回望那种坦然,チヨロ松笑了笑——都是以前的事了——又专注于眼前的东西。

眼前是麦浪。

只有麦子。
只剩麦子。

每次看到麦子的时候,チヨロ松就忍不住想去抚摸。当时才觉得,自己不知为何一直带着的白手套有了用处。隔着手套也能感受到麦子的感觉。

事实上他也不是特别喜欢麦子。他只是觉得这些小东西很厉害。

头重,脚轻。但是却聚集在一起,彼此之间没什么大的疏远。

不像我和那个家伙。

永远,最远。

脑子里闪过的东西让人厌烦。

“什么‘这家伙’啊??我可是国王大人!人类国宝喔!”

“我喜欢上你啦!!”

“你以为我就没发现什么?”

“太天真啦,刺客先生~”

“别逃啊。”


チヨロ松清醒了。白衬衫好像又开始哭着撒娇了。别这样啊。我会很容易想起他的啊。

想起那个

小时候指着我说“把这孩子带回去吧!”,但明明自己也是个小孩子的人。

少年的时候盯着我说“你真的好粗心大意啊~”,一下子躲开我所有暗杀和陷阱,偶尔喜欢趴在我后背的那个人。

青年时那天晚上脸色微红俯视着我说“别逃啊”的人。

“呼——好美啊,”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很欠打,“チヨロちやん湿透的后背。”这个声音恐怕チヨロ松一生都会记住的。

“……没想到逃到这里,还是被你发现了呢。怎么办,国王大人?赐死吗?”他转过头,笑着问道。

“那个啊。我决定了。”

“嗯?”

“我会死的。”

“……”

“咳,不用伤心啦~准确地说,是‘おそ松陛下’会死哦!”

“你……”

“嗯?”

你穿的这身衣服真奇怪。

“怎么啦怎么啦?”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傻笑啊?傻气会传染啊。

“哦——?感动的说不出话了?”

感动什么啊,感动的话我就是个

“笨蛋啊。”

这句话,送给你,也送给我自己。

チヨロ松笑得很开心。开心的流泪了。虽然他后来拒绝承认这泪水是什么おそ松所说的“感动之水”,这会的他什么都不想想了。

呼——

真好。终于,你开始接近我了。






————————————————
结束的有些仓促??
【不,非常仓促!】好吧。。
其实这个,可能会写续集。。
如果有续集,就叫↓

两个乡下农民伯伯如何秀恩爱      好了√

【不!这个完全不好!要写续集也是写oso视角?话说这篇,人称乱了啊喂?!】
嗯……这是因为……
【因为?】
当初抱着有点草率的心情,就是抱着“想写速度!”“我爱速度我最diao!”的态度码的!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写麦子的我。_。因为。。大跃进什么的。。我就。。high了。。明明是おそチヨロ但是。。啊对不起对不起

土下座orz

这里是不知道为啥写了麦子的带鱼ovo

评论(4)

热度(23)